苏特

嗑CP让人迷幻

「盾冬」《冬之封印》(美队生贺,一发完)

参加“美队生贺盾冬联谊”领取的题目。根据漫画《苍之封印》改编,祝亲爱的史蒂夫生日快乐!永远爱你!

正文:
01
他的身体里藏着一只鬼。
 
02
巴基睁开眼,崭新的一天。他找到了一份新工作,在一所学校任职,他的同居人给他留了一张纸条在桌上,让他吃完早餐后自行去学校。
他的同居人很忙,时常不在家,巴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。
他给自己倒了牛奶,泡了燕麦片。一台老式收音机摆放在冰箱上面,正播报着当日新闻。
“……昨日凌晨,新泽西州一名男子被发现倒毙在自家卧室,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这是本月以来发生的第五起类似案件,死者都被发现死在自己的住宅内,身上无任何伤处,也非药物性致死,死因成迷……”
巴基漫不经心的听着,吃完早餐,拿起公文包出了门。
 
03
巴基在住所附近的一所学校担任外语教师。他精通好几门外语,在这之前,他基本上只是在家接一些翻译的活儿,但偶尔他也需要透透气,有一天傍晚他出门散步时,发现附近的学校正在招聘外语教师,于是他就去应聘了,很快得到了录取。
他的同居人知道后,显得非常不情愿。巴基一直觉得他的同居人好像很不希望他出去找工作——虽然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大好听,但他的同居人真的一副想要包养他,连门都不愿意让他出的样子。
“听着史蒂夫。”巴基严肃的说,“我知道你挣的钱足够养活我们两个,其实哪怕靠我翻译挣的钱,我也足可以养活我自己。但我不想一天到晚关在家里,教师这个职业很适合我。”
史蒂夫,他的同居人,沉默了一会儿,最后妥协了:“那好吧,巴基。但你要答应我,下班就回家,一旦发觉有奇怪的人向你搭讪,立刻告诉我。”
巴基觉得有些可笑,史蒂夫这是在吃些什么莫名其妙的飞醋?但他又觉得这样的史蒂夫非常可爱。他曾经出过一次意外,醒来后脑子就出了点问题,丢失了一部分记忆,很多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。史蒂夫把他从医院带回了自己家,成了他唯一的爱人、亲人、友人。
也许是那次意外,才导致了史蒂夫对他的过分紧张。巴基对此十分理解,其实史蒂夫这么紧张他,他还挺开心的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“甜蜜的负担”吧。
他在史蒂夫的嘴唇上轻吻了一下:“放心吧,我的小醋坛。”
 
04
巴基上班的第一个星期平静无波,一个月后甚至还交上了朋友。他同办公室的一名男老师名叫朗姆洛,个性爽朗,就算巴基沉默寡言,他也毫不介意的主动过来与他攀谈,两人渐渐熟识。
“一会儿有空吗?”一天快下班时,朗姆洛语气随意的问他,“我知道附近有家店的披萨和生啤都非常不错,要一起去试试吗?”
巴基想了想,他觉得朗姆洛确实是个不错的家伙,下班一起去喝一杯似乎也不错?
“等我打个电话先。”他笑着对朗姆洛说。
巴基走到走廊的角落去打电话,告诉史蒂夫他想下班后和同事去喝一杯,晚点回家。
“和谁?”史蒂夫立即问道。
“是我同办公室的一个老师。”巴基老实回答,“人很不错,我们约了一起去附近的店吃披萨,喝啤酒。”
“叫什么名字?”史蒂夫追问道。
巴基皱了皱眉,他觉得史蒂夫是不是有些过了,但他还是回答了:“叫朗姆洛,教体育的。”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他已经结婚有孩子了。”
他想这样史蒂夫应该就不会介意了,虽然他觉得自己加的这句话有些傻。
史蒂夫断然的说:“你不能去。”
“什么?”巴基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“你不能去。”史蒂夫重复了一句,“下班后就回家,乖。”
巴基心底的怒火蹭的就起来了,他声音粗哑的说:“我不是你养的小猫小狗,史蒂夫,我有权决定下班后和谁一起去吃个饭,喝上一杯。”
他直接挂断了电话,余怒未息。然后他回了办公室,朗姆洛还在等他的答复,他勉强露出个笑容:“没问题,我们这就走。”
朗姆洛大笑着揽上他的肩膀:“你绝对会爱上那家店的,相信我。”
 
05
朗姆洛开车,巴基坐在副驾驶位上,随着行驶的距离越来越远,巴基开始感到一丝不安。
“那家店在哪儿,朗姆洛?”
“快到了。”朗姆洛随口回答。车子转了个弯,驶入一条小道,巴基回过头,看着路边的指示牌——这条路通往一座海滨游乐场。
可是巴基知道,那里荒无人烟,早就被废弃了。
“停车!”他大声叫道,然而朗姆洛不为所动,继续开着车。巴基扑过去想要抢夺方向盘,朗姆洛猛踩了一脚油门,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。
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车子直接撞上了一棵大树,整个被掀翻在地。朗姆洛若无其事的徒手掀开了车盖,将撞晕了的巴基拖了出来。
“你没这么脆弱吧。”朗姆洛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,“还是说,装人类的时间太长了,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吗?我的女王陛下?”
他将巴基轻轻松松往肩上一扛,朝着小径深处走去。
 
06
巴基醒来时头还有些晕沉。
他发觉自己身处一个杂草丛生,早已被荒废的游乐场中。离他不远处的旋转木马上,有个男人坐在其中一匹木马上,正看着他微笑。
“醒了吗,睡美人?”
巴基皱起了眉:“朗姆洛,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?”
“我说过了,请你共进晚餐啊。”朗姆洛痞痞的一笑,从旋转木马上跳了下来。他径直走向巴基,巴基警觉的后退了一步。
“奇怪。”朗姆洛歪着头看着他笑,“你似乎一点也不惊讶,为什么刚刚那辆车的车身都几乎压扁了,而我和你还能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?”
巴基平静的说:“因为我的凝血机制比普通人要快,所以我不容易受伤。”
无论是被菜刀割伤手指,还是不小心从楼梯上失足摔下去头破血流,他的伤口总是在瞬间就痊愈了。他问过史蒂夫,史蒂夫只是笑着告诉他:“你只是太幸运了而已,你的凝血机制比别人要快得多。”
他信了——史蒂夫永远也不会骗他,他知道。
朗姆洛吃惊的张大了嘴,当他发觉巴基是认真的时,他大笑了起来:“天哪,罗杰斯到底是怎么给你洗脑的?他把你变成个白痴了吗?”他收敛了笑容,“那我呢,难道也是凝血机制比普通人要快的特殊体质?”
巴基闭嘴沉默的看着他。
“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,你和普通人类不太一样吧?你从没想过要寻找同伴吗?”朗姆洛拍了拍手,十几个年轻男女忽然从游乐场的各个角落钻了出来,他们大概年纪都不超过二十岁,都很健康漂亮。
他们围到了朗姆洛身边,看着他的眼神热烈而痴迷,仿佛在看着一个神。
“好了,宝贝们。”朗姆洛笑着,漫不经心的对他们发号施令,“围成圈,坐下。”
他们乖乖的坐下了。
“现在,去取悦我们的女王陛下。”朗姆洛对其中一个女孩子说,指了指巴基,那女孩子顺从的站了起来,朝着巴基走过去。
巴基看着那女孩子向自己走过来,那张脸庞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那么年轻,那么青涩。
“这么长时间以来,强迫自己吃人类的食物,很痛苦吧?”朗姆洛笑着看着他,“现在真正的美味佳肴已经摆在你面前了,还不开动吗?”
女孩子走到了他面前,眼神迷离的看着他,慢慢在他面前跪下了。
巴基转过头,朗姆洛面前也跪了一个年轻女孩儿,他低下头,仿佛施舍一般将唇贴在了那女孩儿唇上——这看起来几乎就像是情人间的一个吻,然而转瞬之间,女孩儿慢慢的瘫软了下去,就像是一朵忽然凋谢的花朵。
她被吸干了生气,死了。
巴基倒吸一口气,他面前的女孩子柔顺的跪在他面前,一动不动。一股陌生的渴求从他心底陡然升起——那个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生气,像青草一样,鲜嫩,生机勃勃,时时刻刻在撩拨着他的味蕾。
他觉得好饿,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吃饱过饭一样。
“这才是我们的食物。”朗姆洛悠然的声音传来,“人类,吸食他们的生气,我们鬼族才能延续下去。你忘了自己是一个鬼了吗?你是我们之中的最强战士,也是我们的女王。你的名字叫做,冬兵。”
“女王?冬兵?”巴基的脑袋变得像一团浆糊,他喃喃的说,“不,我是人……不是鬼!”
“你是。你只是被罗杰斯封印了,忘了自己的身份而已。鬼族没有性别之分,最强的那个负责延续后代,所以我们称你为女王。”朗姆洛微微一笑,“很荣幸,我被挑选出来作为你的配偶,为我族繁衍后代,直到下一任女王的诞生。”
“我恐怕要对你说抱歉了。”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响起,“他的配偶是我,也只能是我。”
朗姆洛猛然回头,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。那个男人穿着一身蓝色的作战服,戴着头盔,背上还背着一面盾牌。
“罗杰斯。”他的嘴角挑起一抹残酷的微笑,“鬼族猎杀者,大名鼎鼎的美国队长,久违了。”
罗杰斯冷冷的看着他:“我以为你早已经死于那场爆炸了,朗姆洛。”
“我们鬼族战士哪那么容易死呢?”朗姆洛阴沉沉的一笑,“冬兵很快就会觉醒了,鬼族复兴之日就在眼前——凛冬将至。”
 
07
巴基觉得自己脑袋好像要爆炸了一样。恍恍惚惚,好像在做梦。
他听到了史蒂夫的声音,看到史蒂夫穿着一身奇怪而滑稽的星条蓝作战服,还戴着顶可笑的,印着个大大的A字母的头盔。
奇怪,史蒂夫不是……警察吗?他很忙,总在出差,手里有处理不完的案件,各种任务缠身。
现在的警服……都他妈像紧身连体衣一样了吗?
他耳朵里听着史蒂夫和朗姆洛之间的对话,脑袋却越来越疼了,好像有无数根针在不停的刺着他。
直到他听到了那四个字。
凛冬将至。
这四个字像一句咒语,一个开关,一下子将他的脑袋打开了。无数记忆瞬间流入,各种画面纷至沓来。
——你是我们的最强战士,你要担负起重振鬼族的重任。
不。
——你是来杀我的吗,鬼族猎杀者?
不。
……
我是谁?
你是冬兵,凛冬之鬼。
 
08
朗姆洛和罗杰斯陷入了激烈的打斗中。论实力,朗姆洛不是罗杰斯的对手,可是他有着超强的自愈能力,怎么打也打不死,他还十分狡猾的将那些少年男女召集到自己周围,当作抵挡罗杰斯进攻的人肉盾牌。
不得不说这招十分管用,罗杰斯无法对那些无辜的少男少女们下手,变得束手束脚起来。朗姆洛趁机对他发起攻击,罗杰斯只能一味的防守,变得十分被动。
一直呆呆的木立在原地的巴基忽然动了,他面无表情,神色冷酷,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,围绕在朗姆洛身边的少年男女纷纷转过身去,面对着他的方向虔诚的跪了下去。
“冬兵!”朗姆洛叫了起来,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,“你终于觉醒了!”
冬兵冷冷的看着他,朗姆洛毫不介意。这才是冬兵的真正模样,冷冽,肃杀,寒冬一样残酷无情。
罗杰斯微微喘着气,神情凝重,盯着冬兵的视线沉甸甸仿佛有重量一般。
“巴基?”他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回应他的是一句冷冰冰的:“谁他妈是巴基?”
朗姆洛大笑起来,他虽然被揍得鼻青脸肿,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鬼族在以罗杰斯为首的猎杀者的大肆追杀下,已经变得日益凋零,而冬兵的突然消失更是大挫鬼族士气。他跟踪了罗杰斯数月之久,才发现原来他把冬兵藏在了自己寓所——罗杰斯太狡猾了,他频繁更换住址,冬兵又深居简出,被他看得死死的,他好几次想要接触冬兵都找不到机会,直到这次冬兵去应聘当老师。
他不知道罗杰斯用什么法子封印了冬兵,抹去了他作为鬼族的记忆,让他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的生活。但他坚信,冬兵无法抵抗身为鬼族的本能,只要他再吸食过一次人类的生气,他就会觉醒。
所以他精心挑选了那些少男少女,他们健康、美丽,生气最为香甜。
只要冬兵回了鬼族,朗姆洛得意的想,你罗杰斯又算什么呢?
冬兵终于站在了罗杰斯面前,朗姆洛带着一抹自得的笑意,等着看冬兵一拳将罗杰斯揍倒在地,然后吸干他的生气。
然而下一秒,他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。
朗姆洛不敢置信的缓缓低头,冬兵一拳击穿了他的肚子。
“朗姆洛,我记得你。”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“我根本就不想做什么最强战士,我想做个人类。但是你协助皮尔斯,硬生生把我变成了冬兵。”
 
09
当他还是个孩子时,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个鬼,虽然他总是疑惑为何自己头顶的头发下会有小小的一截角。
“这没什么,妈妈也有的,看。”他妈妈低下头,拨开厚厚的头发,将那微微隆起在头顶的一小截角露出来给他看,“只不过是家族遗传而已。”
他信了。
“不过这是个秘密,不能告诉任何人喔。”妈妈告诫他,“谁也不能说。”
“为什么?”他疑惑的问。
“因为别人都没有,就会觉得你很奇怪,会不停的缠着你问这问那,也许还会嘲笑你。”妈妈告诉他,“不想惹麻烦,就好好藏起它,别让任何人知道。”
“好的。”他认真的点头,“我不想被人问东问西。”
后来他有了一个好朋友,那是个瘦弱的金发小矮子,经常和人打架,每次都打不过,但每次都冲在最前面。他实在看不过眼了,出手帮了他。
那个孩子叫史蒂夫。
“以后打架让我来,史蒂夫。”他们成为好朋友后,他对史蒂夫说,“我打架可厉害了!”
史蒂夫揉着淤青的脸颊,嘟囔着说:“我不能什么都依靠你,巴基。”
“别傻了!”他将小个儿友人的肩搂住,咧嘴笑着,“我们是最好的哥们儿,我不罩着你,罩着谁啊?”
“嘿,”他在史蒂夫耳边小声说,“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,史蒂夫。”
史蒂夫睁着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傻傻的看着他:“什么秘密?”
他犹豫了一下,低下头,将头顶的头发拨开,露出那小小的一截角。
“哇哦!”史蒂夫发出了一声惊叹,“这是什么,巴基?”
“是我们的家族遗传,我妈妈也有。”巴基叹了口气,看向史蒂夫,“这是我最大的秘密,你会觉得我是个怪物吗?”
“怪物?当然不!”史蒂夫笑起来,伸手摸了摸他头顶那只小小的角,“我觉得它很可爱!”
他松了一口气,高兴的笑了。
无忧无虑的岁月终结于他十六岁那年,那个冬天,他家里来了两名不速之客。为首之人名叫皮尔斯,自称是他的叔叔,旁边是他的养子,叫朗姆洛。
他们强行带走了他,把他关在一间屋子里,他们打他,电击他,不许他吃人类的食物,在他快要饿死时,逼他吸食人类的生气。
“你是鬼。”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向他灌输,“我们鬼族是这个世界上食物链的最顶端,我们是最高级,最优秀的生物。人类不过是我们的食物而已。你的妈妈是个废物,叛徒,竟然想把你当作人类抚养长大,简直可笑!”
他愤怒的尖叫:“我妈妈不是废物!你们才是混蛋!恶心的混蛋!去死!”
他的反抗换来的是更加残酷的毒打和折磨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最终变成了他们想要的模样。
鬼族的最强战士,冬兵。
 
10
朗姆洛倒在了他脚下,冬兵知道他没有死,鬼族的自愈能力顽强到可怕。他也知道如何彻底杀死他,掏出他的心脏再捏碎就行了。但他没有,毕竟在皮尔斯折磨他的漫长岁月里,朗姆洛曾稍稍向他释放出过一点点善意——他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张他妈妈的照片,偷偷塞给了他。
所以他决定放他一条生路。
他抬头看向罗杰斯,这个和他同居了三年,他曾经的青梅竹马,后来的死敌,最后成了他男朋友的男人。
“史蒂夫。”他开口,轻声唤道。
史蒂夫的眼眶红了,他大步走过来,一把将他紧紧抱住:“巴基!”他声音里带着些微的颤抖,“我还以为你……”
“以为我变回了冬兵是吗?”巴基微微笑了,“傻瓜,就算我变回了冬兵,我也不会忘记你。”
不会忘记你为我付出的一切。
不会忘记你有多爱我,我有多么爱你。
因为当年封印了冬兵的……就是我自己。
他亲手封印了藏在他身体里的那只鬼。
 

评论(11)

热度(390)